衡水第一中学 南校区

您现在的位置:衡水第一中学>> 新闻中心>> 媒体报道>>正文内容

六个娃娃

发表于《燕赵都市报》2018年5月4日 第19版

夜深了,大槐树上的蝉儿不再歌唱,进入了甜美的梦。一只大黄猫“嗖”的一跃爬上墙头,踮起脚尖儿,沿着窄窄的红砖墙轻轻地向前跑去。接下来又是一跃,便卧在了一间储藏室的窗沿儿上。三三两两的啜泣声打破了夜的宁静。大黄猫警觉地跳上墙头,瞪圆眼睛向储藏室里看去——屋里并没有人。那低低的啜泣并没有停止。接着,又是一声叹息,声音是从储藏室里传出来的。确切的说,是从一只木箱子里传出来的。那箱子被遗弃在储藏室的角落里好多年了,布满了灰尘。箱子里睡着一幅画儿。画儿画着六个娃娃,暂且叫他们“六个娃娃”吧。

六个娃娃穿着红红的肚兜,扎着朝天的小辫儿,胖嘟嘟的脸蛋儿,露出浅浅的微笑,还有那眉心的红痣,多么的淳朴自然,多么的惹人疼爱。然而,细细看去,那酒窝里的微笑似乎已变成泪光,那曾可爱的眉眼亦写满了愁……

箱子始终被遗忘在那个角落。多少个春夏秋冬过去了,画儿上也积满了尘土。陪伴六个娃娃的是一扇斑驳的铁门、一扇窄窄的木窗,还有那只时常卧在窗沿儿上睡觉的大黄猫。这一天的夜空格外的晴朗。六个娃娃透过小窗看到了天上的星星,不禁回忆起过去……

八百年前,六个娃娃出生在武强县的一间小木屋里。他们的父亲是一个手上刻满苍桑的手工老匠人。几十年过去了,老匠人也离开了。六个娃娃却依旧年轻,笑容依旧温暖。在一代又一代年轻匠人的照料下,六个娃娃变得越来越有名气。他们走出了滏阳河,走向了大江南北。六个娃娃走过了乡村、城市,受到了四方百姓的喜爱。

而如今,六个娃娃却被遗忘在一只破旧的木箱里。时间悄然逝去。一天上午,太阳懒懒地挂在天上,洒下温暖的光。储藏室里,那扇六个娃娃常常凝视着的铁门终于被打开了。透过光,六个娃娃认出来,——是女主人和她的女儿。

“这画儿上的小娃娃真可爱!”女孩儿的声音远远地传来。六个娃娃差点儿叫出来“难道是在说我们吗?”六个娃娃的心儿仿佛已经飞出了窗外。“啪”的一声,女孩儿把储藏室的灯打开了,只见她手里拿着一幅更大的画儿,画儿上居然也有几个娃娃!那几个娃娃长着金色的头发,蓝色的眼睛。“这难道是大黄猫说过的洋娃娃?”六个娃娃心里嘀咕。“还有半个月就过年了,家里布置好了,咱就把这幅油画儿挂家里去!”女孩儿的妈妈说。门又被关上了,六个娃娃的心,再次被重重地关进了储藏室的箱子里。大年三十的晚上,“吱”的一声,门又被打开了,女孩儿来接洋娃娃回家。“咦!”她意外发现了箱子里的画儿。“这是什么?好有意思!”女孩儿把画儿上的尘土轻轻拂去,六个娃娃立刻有了生机。

女孩儿抱着画儿跑回了家,“妈妈,你看,我在储藏室里发现了一幅画儿!”妈妈仔细一看。“这不是我小时候的年画儿吗?居然在储藏室里,好多年没见到了!”外婆也凑了过来,“嗬,这可真是个宝贝!”外婆如获珍宝般抚摸着画儿,说道:“这是武强年画儿,叫做《六子争头》。”“《六子争头》?”女孩问道。外婆说:“你来看,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,这不是六个小娃娃在争三个头吗?你再看,这个娃娃手里拿着苹果,代表着平平安安!这个娃娃手里拿着柿子,代表着事事如意,这个娃娃手里拿着蜜桃,代表着——”“那一定是代表着健康长寿了!”女孩抢着说。“对,就是代表着健康长寿!”妈妈则接着说到:“我们小时候,每逢过年,家家户户都要贴年画儿。像什么门画啊、中堂啊,还有什么窗画啊、灶画啊,什么样的画儿贴到哪里,全都是学问和讲究。”妈妈说。

“可现在呀……”外婆叹息道:“真是没有多少人贴年画儿喽!”“外婆您看!”只见女孩儿选中了沙发后面空白墙壁,把年画儿端端正正地挂在墙上。看着画儿上六个娃娃可爱的模样,外婆笑了。新年的钟声响起来,六个娃娃酒窝里的微笑变得更加温暖了。因为,春的脚步越来越近了……

 

六个娃娃《燕赵都市报》

中学生领导力项目组宣传武强年画

中学生领导力项目组宣传武强年画

学生手绘六个娃娃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